女子怀孕期间天天吃黑葡萄,结果孩子生出那刻,医生到场傻眼了

女人该懂得那些事儿 (girl6987) 发布于 2018年4月21日 00:08:00阅读(23)

第001章 迷情一夜


我从未想过,我的第一次竟然以这种极为羞耻的方式交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我脚步虚浮的从酒吧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我跟客户拼酒,只为了讨好客户尽快谈成楼盘交易订单,以赚取提成交付我奶奶的高额手术费

意外,便是这么发生了。

一股大力直接将我扯进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车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何事,呼吸已经被男人凶猛的夺去了。

车内黑漆漆一片,醉眼朦胧看不见男人的长相,为了挣脱男人的禁锢,我的双手拼了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撕喊着:“你~~你放开我!”

男人充耳不闻我的嘶喊,双手拽紧了我不安乱动的手腕一个反剪直接剪到了我的身后,他滑腻的长舌带着强势的霸道立即顶开了我的齿关,探入。

我的惊恐到了极点,在茫茫的黑暗中听见撕拉的碎布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男人给撕开了,没了衣物的遮挡,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更暴露在了男人腥红噬血的目光下。

他的手掌直接覆上我的胸脯,更是隔着内衣不停的摩挲,全然不顾我的抵抗,一点点击溃我的防线。

我喊着,哭着,无助的求饶着,非但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反倒激发了他的渴望,大手一扯直接拉下我的内衣,一张嘴直攻敏锐的小樱桃,我清清楚楚的听见他自喉咙中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我的手去推他的脑袋,想要将他从我的敏感地带中推开,绝望慢慢堆积,满溢化作泪水淌在我的脸颊上,“求你,不要,求你放过我...呜呜...求你快停下...你这是在犯罪,要坐牢的!”

忽的,男人的牙齿在我的小樱桃上作恶,一股难言的胀麻快意快速的爬上了我的大脑,冲得我的身子只发颤,而他的手顺着我的身体曲线往下探,直接攻入了我的裙底。

“还装?!”男人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浑浊暗哑,含了对我无尽的厌恶。

想来,是他以为我深夜从酒吧里出来也干净不了哪里去,我懂了他的意思,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肩膀,“不,我不是那种女孩,求你不要碰我,求求你...”

他依旧充耳不闻,将我的短裙推高卡在了腰间,强势的拉开了了我的双腿,见他的霸道动作带着决绝,好似势必要将我伪装的面具彻底剥落,将我最真实肮脏的一面剥露出来。

可我清清白白,真的不是那种女孩。

男人稍稍转动了坐着的位置,双手扣紧了我的腰不让我乱动,一点点的将他挤入了我,一点点的占领了我的领地。

他高大昂藏的身躯带着不容许我挣扎的力量,我的捶打对他无济于事,更紧的抱住了我,他道:“别动!很快。”

我摇着头,眼泪不可控制,哗啦啦的往下流,撕心裂肺的痛铺天盖地而来,好像整个身体被生生撕裂成了两半,这种痛苦让我无法呼吸,我苦苦哀求,苦苦哭诉:“不要,我不要,你放开我...快出去...”

男人挤入的动作忽然顿住,灼烈的目光紧锁着我,错愕的问道:“你是第一次?”

没错,我已经告知了他我是清白女孩子,不想就这么被人给...我道:“你现在放过我,我不会报警的,真的,我保证!”

不知怎的,男人丝毫不管我的求饶,唇舌吻住了我的双唇,他的身躯往前一冲直接扣开了那块薄膜,我绝望沉凉,像是整个人被丢进了冰冻的深渊。

我是个传统的女孩,想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留到与我男朋友的新婚之夜,我苦苦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女子纯真在这一刻被这个男人残忍的夺去了。

男人加快速度,一遍遍的在我的领地中留下他的标志,我无法承受他的疯狂入侵,断续的求饶,他终于肯放慢速度。

他的动作缓慢中不失温柔,渐渐的,一股致命的酥麻如惊涛骇浪中席卷而来,如我的脑中有盛世繁华炸裂,落了满天光华。

他复而又加快了速度。

这一夜的热情似火只增无减,紧紧交缠的两人,粗重的呼吸,细碎的娇喘交织成一副缠绵的画,落下一片旖旎。

这一夜的欢情在男人的低吼中结束,而我也因他滚烫的淋洒直接昏死了过去。

我在眩晕中沉睡又清醒,第二天天明之时,残留在我体内的醉意狂野消散无处找寻,刚刚一动身子,扯动的疼痛瞬间袭上,昨夜的羞辱一幕如放映的老旧电影唰唰闪过,又看着身上那清淤的一大片,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原来,昨夜的那一场绚丽迷幻并非是我的梦境,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我真的让人给强上了。

我该怎么跟我的男朋友说,羞于启齿。

我不是个爱哭的人,但在此刻,眼泪止不住的掉落,扯过床上的被单把自己如鸵鸟一般的躲藏起来,藏住我的不堪。

我哭累了睡,睡醒了又哭,像一只躲藏在角落里自舔伤口的小羊羔,恍恍惚惚中找不到半丝可以让我继续存活的勇气。

我不知道长相,不知道姓名,只隐约中记得那个男人的轮廓,甚至连那个男人的轮廓也快要忘记了,若不是身上那顽固强存的痛感,我真的以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春梦。

在床上躺了半天,饥渴催促着我起身,目光偏移中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盒子,而盒子的底下压着一叠现金,整整有十万。

我拿起盒子看了一眼才发现是避孕药,我顿时苦涩不已,一盒药加现金十万,就这么买走我最宝贵的一夜。

男人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但我还是懂了他的意思,不过是不想我怀上他的种。

真是可笑!

他不想我怀上他的种,难道我就希望怀上吗?

只会是我耻辱的延续!

我想也没有想,直接把小药片塞进了嘴巴里,抓了衣服进入浴室。

我的同事夏晴天不止一次在我面前吐槽过,说实在闹不懂为什么不论是影视剧还是言情小说,里面的女人被强了之后紧接着是永恒不变的洗澡镜头,到得此刻我总算明白了,是要彻底洗净那一段羞耻。


第002章 说我是狐狸精转世


我用力的搓洗,沐浴露擦了一遍又一遍,只想把有关于昨晚,有关于那个不知名男人的所有痕迹全部清洗干净。

洗着洗着,我嚎啕大哭,温水能洗净身上的脏乱,独独抚不平内心的千疮百孔,当昨夜的那一抹红从我的身体中流走,我已经深切的清楚我不再是少女。

我就在这一夜之间丢掉了我最看重的珍宝,我再没有脸面去面对我的男朋友,我感觉此刻的我是一具行尸走肉,生活没有了任何的奔头,索性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轻生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萌芽,如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水藻那般疯狂滋长,快速的占据了我的思绪,偏偏在这个时刻,我奶奶的音容笑貌破开了所有的思绪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那年迈的奶奶至今重病在床,等着我凑齐手术费延续她的生命,我死了什么痛苦也随之消散,可我奶奶怎么办?

我轻生的念头荡然无存。

我强撑着虚弱的身子走出浴室,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吊顶有无数个影子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

许久许久,我手边的手机响起,手探到床上摸索到了我的手机,刚刚接通,夏晴天的声音顿时传来,“我的姑奶奶,你哪呢,半天不见人影,部长发飙了,你赶紧回公司来,出大事了,麻溜点,再晚你就不用回来了,直接卷铺盖滚蛋吧。”

我身子一个激灵,鲤鱼打挺的起身,我一无所有了不能再没了工作,不然我和奶奶该如何活下去。

我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直奔公司。

我的职业是售楼部小姐,在公司干了半年多,至今还没有卖出去一套房子,只靠着公司给的保底工资过活。

我赶回公司快速到了更衣室换了一身职业装,找了一条薄薄的丝巾戴在脖子上,勉强算是把那吻狠给盖住,我一走进售楼大厅,见公司的所有同事全部汇集在一起,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热火朝天的谈论着什么。

我环视一周锁定了夏晴天的所在位置,走到她的边上,拉了拉她的衣袖,问道:“晴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晴天看见是我,哎呀一声,“姑奶奶哟,你怎么不长点心呢,也不看看几点了,你今天缺勤,小心部长找你的麻烦...”

晴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售楼部的刘部长走进了大厅,手握拳抵住嘴巴嗯哼两声,瞬间吸引了所有同事的注意力,他双手往下一压,“大家伙先安静安静,听我说。”

同事们全安静了下来,等着刘部长说话。

部长道:“相信各位最近听到不少关于我们总公司被收购的传言,今天我召集大家到这是要告诉大家,你们听到的传言非虚,我们的总公司的确是被收购了。”

顿时,一阵嘘声,同事们谈论了开去,关心的内容无非是会不会随着总公司的收购而失业。

我听到刘部长宣布的事情当场就懵住了,奶奶的病情不能再拖,为了筹够手术费,我最近天天在外面跑业务,对公司的传言闻所未闻。

部长继续道:“收购总公司的是大名鼎鼎的许家,按照上面传达下来的意思,公司不会进行裁员,但是...从今天开始,许总要对每一位在职人员进行各方面的综合考核,不过考核的,公司不留情面一律开除,所以我警告那些妄图插科打诨的员工,你们千万不要抱团等死,要卯足了劲联系潜在客户,尽快把手上的楼盘散出去,听到没有!”

当然,有罚自然也有赏,总公司为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刘部长宣布一条公司的新决定:“从今儿个开始,公司决定以季度为单位进行统计,销售业绩的冠军,奖励现金十万,亚军五万,季军三万,这白花花的钱撒出去,就看大家捡不捡了。”

我听着脑袋昏昏,却又在此时忽然被刘部长点名,更是当场愣住。

部长道:“余慕锦,你进公司半年多,至今业绩为0,你这业绩肯定要被开除的,如果你还想继续留在公司,那从今天开始要努力工作,不要枉费了我对你的厚望。”

“好的,部长。”我弱弱的回了刘部长一句。

其实这该怎么说呢,每一行有每一行的潜藏规矩,售楼部亦然有,有些售楼部的女员工比较放得开些,业绩自然也好,而我至今业绩为0则是由于我放不开,甚是可以说迂腐不化了。

卖房嘛,总是难免要遇上毛手毛脚的男客户,我每每遇上了这一类客户要么装傻充愣要么直接一个巴掌甩过去,把那些潜在的客户基本给得罪光了。

这半年多的时间,刘部长还愿意用保底工资养着我不开了我,其实他还是想在我的身上努力一把,若是能把我的思想给开化了,妥妥的售楼一把好手。

总的来说,我样貌、身材都不差。

晴天曾说:慕锦啊,你丫的简直是狐狸精转世,专门来勾男人魂魄的...

其实我没觉着我长得有多漂亮,顶多能算五官端正吧,不过我的皮肤极好,白胜似雪,巴掌大的小脸,鼻梁高挺,那双眼睛炯炯发亮,汇成我这张脸,看起来显小,我已经是二十六岁了,和十八岁的女孩站在一起,我还更显年轻一些。

这便是刘部长一直留着我的原因,现在的人呐,不就是图个鲜嘛...

我好歹进入公司半年多的时间,手上也积累了不少的资源,但由于我始终没办法冲破我坚守的最后一道防线,故此新公司的奖励计划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而我也并没有想过要靠着房产上的高提成发家致富,只想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足够维持我和奶奶两人的生活。

但最近由于我奶奶的手术需要一笔大额,我不得已才拼死拼活的寻找目标客户,不然我集体会议过后,公司员工的确卯足了劲,打电话的打电话,外出摆摊宣传的摆摊宣传,目的都向着一个:卖房。


第003章 天价的医药费


我坐在茶水间的阳台上,双手撑在栏杆上,手中的热水早已经凉透,目光呆滞的望着远方。

以至于夏晴天出现在我的身边我还浑然不知,她双手叉着腰,扭动着脖子松筋动骨,跟我吐槽:“打了一上午的电话忙得老娘嗓子都要冒烟了,累瘫了,这有钱人的主怎么一个个那么难伺候。”

我微微偏了偏头看见了夏晴天脸上的疲惫,关切问:“可有什么好消息?”

“屁!!”夏晴天累极,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接着道:“那些老色狼,我一打电话跟他们说买房子一个个全要我出去谈,不是酒吧就是夜场,真以为我不知道他们的心底里打的什么歪主意?老娘不伺候!”

晴天的吐槽引得我笑笑,说起来她比我更早做这一行,累积的经验以及客户资源自然比我多得多,我心底里很清楚她也是属于靠出卖色相卖出去房子拿了不少提成的,但她到底比公司里的其他员工多了一些的底线,她最多只会让男客户揩揩油什么的,说到滚床单她也不干,正是由于她的这点坚持,在众多的同事中我和她接触频繁。

晴天靠过来,用肩头蹭了蹭我,靠近我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锦儿,姐姐给你八卦八怪,宋小诗破最新记录,仅仅用了一个小时谈妥了两个客户,全约在今晚见面。”

听罢,我羡慕不已,“她真的太厉害了!”

宋小诗是公司的金牌销售员,更是刘部长手中的一张王牌,不仅仅资源好,还能力强,基本上她出马,没什么客户是谈不下来的,失败案例少到可以忽略不计,我对这种人自然崇拜,在刚进公司不久还不了解内情的我一度将她奉为圭臬,只是后来...算罢,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苦衷,都挺难的...

晴天的手指一下下戳着我的脑袋,她道:“慕锦,你能不能听个重点,重点是宋小诗今天晚上约了两个客户见面,两个啊!保不齐是准备...”她神色激动不已,不停的朝着我挤眉弄眼,意味深长的笑着,“你懂的!”

“懂什么...”

晴天的笑容瞬的僵在了嘴角,我分明在她看我的眼神中看到了明晃晃的“傻×”二字,她道:“怎么说你好,你这脑袋真是不开窍。”

然后,夏晴天在我耳边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闻言,我立即噗~~

“你说3P?!”

晴天赶紧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手指压在她的嘴唇上朝着我做了嘘声的动作,“慕锦,你小点声会死是不是?”

即便夏晴天捂住我嘴巴的动作很快,但依旧来不及。

我的话就这么毫无保留的全部飘入了刚巧走进茶水间的宋小诗耳中,面色突的难看,我看夏晴天那表情,估计此刻正巴不得把我丢出栏杆直接摔下大马路吧。

不过,到底是鬼精灵夏晴天,她的灵机只在一秒中一动,松开了我的手,咳嗽两声正了面色,强装若无其事,问道:“慕锦,晚上看个1080P的吧,高清点。”

我:“...”

尽管宋小诗很清楚我和夏晴天讨论的到底是什么,但由于夏晴天急中生智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宋小诗没能抓到错处不能拿我们怎么样,重重一哼,趾高气扬:“出不了业绩的废物!真不知道公司花钱养你们到底有什么用!!”

宋小诗骂完,手指拨动着她的秀发到了肩后,扭着小蛮腰离开了茶水间。

晴天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主儿,但也不至于当面就跟人起冲突,对着宋小诗嚣张离去的背影狠狠的呸了一声,转头对我道:“锦儿,看见没看见没,在这售楼部啊,永远是业绩说了算的,没业绩的纯属碍眼占地方浪漫资源,有业绩的个个大爷,就宋小诗这款,刘部长分分钟把她当活菩萨一天三柱高香供着,就怕稍有差池。”

晴天说得夸张了些,但不无道理,没业绩说个屁,白搭!

能像宋小诗这样站在高处固然是好,但其实我的目标很小很小,只想解决温饱问题和我奶奶的医药费。

想起那医药费,我又一阵头痛,这么多钱,我从哪来...

午饭时分我约着夏晴天两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点的饭菜还没上,我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告之于我,道:“余小姐,你奶奶突然病发,麻烦你现在赶紧过来医院一趟!”

这个电话乱了我的心智,我腾的站起身,因起身的时候太急,膝盖生生撞到了饭桌疼得我嘶嘶直抽气,“医生,求求您一定救救我的奶奶,我现在立马过去!”

而夏晴天已然在电话中得知了我这般紧张到底为何,堪堪挂断电话,与我道:“慕锦,你先不要着急,下午的假我帮你请。”

“谢谢你,晴天。”

我不敢有半分的迟疑,在外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奶奶已经经过医生的救治暂且稳住了病情,我找到了奶奶的主治医生询问关于奶奶的病情,医生告诉我说:“余小姐,你奶奶的病情实在是不能再拖下去了,她随时可能会发病,若继续这样拖下去,怕是有生命危险!”

我又岂会不知道呢,其实奶奶的手术早应该做了,可是奶奶的这个手术算上各种养护,至少要八十万。

八十万啊...我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问:“医生,如果不手术的话,我奶奶还能撑多久?”

医生叹口气,“能再撑两三个月已经是你奶奶的福气了。”

什么?!...

我的心顿时凉透,奶奶的病情至多只能撑得过两三个月,奶奶随时可能离开人世,离开我。

不!我只剩奶奶这么一个亲人,怎么可以...

我回了奶奶的病房坐在病床边上看着躺在床上的奶奶,因了上午的突然发病,她的面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人憔悴不堪,我看着正深受病痛折磨的奶奶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实在受不了这种沉痛的心情,心中暗暗发誓:奶奶,你一定要等我,我会筹到钱救你的!

部长的手上握着全公司最好的资源,我只需要卖出去一套别墅,拿到的提成完全可以支付奶奶手术费


第004 卖房不卖身


深夜十一点,酒吧。

这两个要素将会让我面临什么,已经昭然若揭。

我特意挑选了一条吊带的连衣裙,胸前的美景若影若现,在酒吧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到了与老板约好的房间号。

我一进入包间,一股浓重烟味夹杂着酒味的浓烈立即扑鼻而来,我皱紧了眉头,怯生生的问了一声,“不好意思,请问哪位是宋强宋先生?”

立时,满脸横肉又顶着一个大大啤酒肚的男人在烟雾弥漫中站起了身,一双色迷迷的眼在我的身上打量了片刻,道:“你就是余小姐?”

我点头称是,说:“宋先生,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路上有点塞车。”

我微微俯身,表达了我迟到的歉意。

宋强邪笑着朝我的方向走过来,无比的热情,手直接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身子轻颤,许是他感觉到了我的紧张,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余小姐别紧张,都是自己人,放宽心。”

他这么说着,趁我没注意的时候他的手顺着我的腰身曲线往下一滑,捏了一把我的臀部,惊得我急忙推开了他。

宋强并不恼,“你刚刚来,紧张在所难免,大家伙熟络熟络就好了,玩得也开心些。”

我没有搭话,身子往远离宋强的位置上偏了偏。

期间,有一个微醺醉意的男人定定的瞅了我一眼,大笑着对宋强道:“强哥,你今晚有福了啊,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尤物,回头让我带她出去玩玩。”

我可以很任性的扇那男人一个巴掌然后骄傲的离开这个包间,然后呢?等待着我的,依旧是我无法支付的天价手术费,我的奶奶会因为我的这一场任性而送命。

现实狠狠的打了我一个巴掌,用疼痛告诉我,我任性不起!

我强迫自己保持礼貌的微笑,“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找强哥是卖房的。”

言下之意,卖房不卖身。

“哎哟?看不出来啊,原来是售楼小姐,这样貌真是难得,强哥真有福气!”

他们对我的认识已经定了形,我懒得解释。

宋强让我坐在他的边上,坐下后我什么都还没开始谈,他直接上来三杯酒,道:“余小姐,你姗姗来迟可得自罚三倍吧,不然我这些个兄弟可不答应。”

“对对对,三杯!”宋强的其他兄弟开始在旁边起哄。

我连连推着酒杯,“强哥,我不会喝酒。”

“余小姐千万别谦虚,我可没见过哪个干售楼的不会喝酒的,来,喝喝喝,哥几个都看着呢,不卖给我这个面子,我混不下去啊。”

我的酒量很差,但宋强的酒杯已经送到了我的嘴边,我再推辞难免有些矫情了,我接了酒杯,硬着头破把酒杯里的酒给灌入了口中。

这第一杯喝完,又有第二杯,第三杯...没玩没了...

连着灌入了好几杯后,我从手提包中翻出了别墅的图册,“强哥,我帮您物色了几套性价比高的别墅,您先看看。”

宋强不耐烦的拂开了我手中的别墅图册,不悦道:“余小姐,下班时间不谈公事,我们接着喝,别墅的事我们压后再谈。”

又是一个轮敬。

我头晕脑胀仿似就快要醉死过去,大力的甩了甩脑袋找回了些许的清醒,忍着醉意站起身,“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包间内设有洗手间,我扶着墙壁进入,双手掬了一把冷水扑在脸上,清醒了不少的醉意。

我把手指探进我的嘴里用力的抠,试图把胃里的酒液全部抠出来,吐了很多终于好受了些,我擦干脸上的水珠,刚刚拉开洗手间的门,看见包间内的场景时把我吓了一大跳。

赤身果体的女人正在男人的身上不断的起伏着,男人的粗重喘息与女人忘情的叫声充斥着整个包间

我从未想过在有生之年会见到此等大乱交的场面,一阵阵恶心犯上心头,又忍不住吐了。

忽的,我的身后撞上来一个人,正是醉酒的宋强,他如饿狼似的直接扑在了我的身上,油腻的嘴近在眼前,他道:“余小姐,我忍了整整一夜了,来吧!”

宋强对我上下其手,更不顾我的反抗去扯我的裙子,我用力的挣扎着,“你放开我,不要!”

我一巴掌甩在了宋强的脸上。

宋强摸着被我打痛了的脸,啐了一口,“臭娘们,少他妈的给我装纯,你今晚把我伺候爽了,我买你十套别墅,老子有得是钱!不就是个出来卖的嘛。”

正如宋强所言,我今晚应了他的约前来已经做好了靠出卖色相卖房的准备了,可是当我看见包间外的那场面时我忽然后悔了,我不想沦落成外面的那些女人一样,随随便便的男人都能上,像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不停的做。

就算没能谈下这个客户,没能赚得奶奶手术费

我后悔了!

我的膝盖一弯重重一顶,顶在了宋强的脆弱之处,他啊的痛叫一声,一巴掌朝着我甩了过来,“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老子怎么调教你!”

我被宋强打得眼冒金星,短暂的眩晕已经失了下风,他一把拉着我把我推出了包间,听得见他大喊一声,“哥几个,这娘们火辣够味,赏给你们玩玩。”

我的脑袋嗡一声,我不要被轮。

我虚浮着步子往包间的门口跑,不料却被一个人给拉了回来,后腰重重的磕在了茶几的边缘,疼得我直冒冷汗,我在慌乱之中一捞捞到了一个空酒瓶子,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勇气,敲碎酒瓶子抓在手上,在半空中胡乱挥动,“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没人敢上前。

我紧绷着的一口气稍稍松了松,小心的靠近了包间的门,身子滑出去的那一刻快速的把包间的门一个反锁。

我的安全不过须臾,我得尽快逃出去,不然迟早还是会落在宋强的手中。

果不其然,我的担心并非多余,宋强带着人追了出来,在我的身后大喊,“给我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这种酒吧,没人会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我只能靠自己。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0)
© 2019 微信条 WeiXinTiao.com 聚合微信公众号文章免登录阅读导航平台  站长邮箱:colinwe@foxmail.com  
本站内容来自搜索引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Sitemap    淘宝历史价格 淘宝优惠券 淘宝刷流量 免费刷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