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监狱最神秘犯人,一个监区仅关他一人,还派一个排看守!

董新尧工作室 (dongxinyao77) 发布于 2019年1月10日 11:35:29阅读(57)


重生归来!
空山监狱!

坐落在古江市以南五十里的断魂山上。

三面峭壁,一面缓坡。

据说就是死在里面,连骨灰都飘不出来!

除非是刑满之期。

深夜,4027牢房。

在房间角落靠近便池的地方,一名瘦骨嶙峋的少年蜷缩成一团。

突然,角落的少年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般,霍然睁开双眼,眼底两团金色火焰跳动,久久才熄灭。

少年环顾四周,神色开始变得激动。

“不惜耗尽千年修为,我楚寻终是回来了。”

上一世,楚寻含冤入狱,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同室的犯人每天变着花样折磨他。

白天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夜晚他只能蜷缩在便池旁的角落里,连眼睛都不敢闭,任何风吹草动都令他颤栗,犹如惊弓之鸟。

虽然好多次死里逃生,可在他出狱的最后一天,还是死在了同室犯人的乱拳之下。

上天垂怜,他死后却意外穿越到了异世修仙大陆。

楚寻心有不甘,他怀着滔天恨意开始苦修仙途。他要成为仙帝,只有仙帝才能扭转乾坤,穿越时空。

而如今,他成功了!

过了今天就是他出狱的日子了。

可楚寻知道,今晚他就会死在这间牢房中。

轻轻挪动残破的身体,强烈的刺痛感让他额头直冒冷汗,身上数不尽的新伤旧伤。

楚寻眼底冷芒闪烁,他现在不是楚仙帝,只是个普通人。以他现在的身体,根本躲不过今晚的死劫。

他现在需要时间,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他必须重新修炼。

决不能让悲剧重演!

楚寻将身上的囚衣脱下来拧成绳状。他像是狩猎的猛兽,在等待……

清晨,第一束阳光通过墙上的铁窗照射进来。

楚寻动了,他咬牙站起身,朝着躺在床铺上的一名壮汉走过去。

此人名叫李虎,外号“老虎”。在楚寻进到这间牢房后的第四天李虎便进来了,从此楚寻就一直生活在噩梦中。

楚寻用囚衣拧成的绳子狠狠地勒住李虎的脖子。

睡梦中的李虎猛的惊醒,睁开眼便对上一张狰狞的脸庞,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挣扎起来。

楚寻两条胳膊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拼命使劲。

李虎脸色发紫,眼珠子凸了出来,突然间被勒住脖子,加上惊吓过度,脑袋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是拼命的挣扎。

剧烈的动静吵醒了其他人。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楚寻突然爆发,这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住手。”终于有人惊醒,朝着楚寻冲来。

楚寻却在此时突然松手,抓着上铺的床沿拼命一拉。

牢房内的床是铁制的,上下铺,楚寻抓着上铺床沿猛的一拉,整张床竟然被拉倒。

“轰。”

铁床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连地面都跟着颤抖。

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楚寻蹿向牢房门跟前的洗漱架。

洗漱架是木质的,牢房内的八名犯人所有的洗漱用品都摆在上面,楚寻跟疯了似的,抓着一通乱砸,牙刷缸,脸盆……塑料碎片乱飞……

最后楚寻将整个洗漱架推倒在地后才罢手。

同时,铁门外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哐哐……”

铁门被砸的叮当作响。

“干什么?造反啊?”铁门上的小窗口打开,露出李管教那张凶悍的脸。

包括惊魂未定的李虎在内,所有人赶紧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李虎是狱霸,但也只能在这间牢房中称霸。真正厉害的是这些管教,不管你在外面多牛逼,进了这里,一切都是管教说了算,想搓圆想捏扁全看管教的心情。

尤其是李管教,性格暴躁,落在他手中,不死也得脱层皮。

铁门打开,李管教铁青着脸走进来,看着满地狼藉,眼底冒着怒火。

“这是怎么回事,在我的管辖内闹事,嫌命长是不是?”

“李管教,是这小子,他想要勒死我。”李虎抬头指着楚寻大叫。

“李管教,这小子疯了,他不但想勒死虎爷,还把床和洗漱架推倒。”

“……”

所有犯人自然而然的抱成一团。

李管教看着蹲在地上的楚寻,眉头皱起,此时的楚寻衣不遮体,瘦骨嶙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疤。

不过在李管教眼里,这些人都是罪大恶极,是社会的渣子,垃圾。根本不值得同情。

“这些都是你做的?”李管教眯着眼盯着楚寻询问。

“是。”楚寻平静的开口。

李管教一怔,他以为楚寻多少也会为自己辩解几句。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把这里整理好。”李管教对着李虎等人说道。说完,转身一指楚寻,“你跟我来。”

李虎等人脸上露出恶毒的笑意,他们都知道李管教那句跟我来是什么意思,楚寻定是要被关进小黑屋。

所谓小黑屋是由尖锐的石块砌成,地面铺着棱角尖锐的石块,这是狱中对付不听话的犯人时所用的一种手段。

小黑屋四周都是尖锐的石头,人只能踮着脚尖站立,一不小心就会割破脚心。若是想靠着墙,也会被墙上吐出的石尖划破身体。

关上门里面一片漆黑,人在里面不能坐,也无法睡觉,在这幽暗密闭的环境中,对身体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若是关的时间长了,足以令人精神崩溃。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小黑屋熬过三天。

所以,这让监狱中的犯人谈之色变。

楚寻没有丝毫反抗的跟着李管教走了。

只是在走之前他对李虎露出诡异的笑容。

“虎爷,现在怎么办?这小子被带走了,我们怎么下手?”一位身材壮硕的犯人狠声说道。

“急什么?”李虎不耐烦的吼道。“以这小子的身体状况,顶多关上十多个小时就会被放出来。离他出狱还有一天多的时间,足够我们下手了。”

“过了今晚,只要这小子死了,咱们就可以出去了,真是受够这鸟地方了。”另一名犯人吐口唾沫,眼底闪着杀意。

……

另一边,楚寻跟着李管教来到小黑屋前。

李管教面无表情的打开小黑屋的门。

“进去。”

楚寻笑了笑,不置可否。正准备进去时却被李管教拦住。

“脱鞋。”

楚寻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弯腰脱掉鞋子。

刚站起身,就被李管教冷笑着一把推了进去。

一脚落下,楚寻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尖锐的石尖刺破了他的脚心。

门关闭,楚寻陷入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楚寻忍着剧痛,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任由石尖刺破他脚心,楚寻弯下腰在黑暗中摸索起来。眼不能看,他凭着敏锐的感觉开始搜集地上的石块。

搜集的石块被他分成五个方位堆放,看似凌乱,但却暗含规则。

一小时后,楚寻手中最后一块石头落下。

“轰。”

小黑屋中的气流随着最后一块石头落下突然暴动起来,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搅乱,荡起层层涟漪。

楚寻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嘴角微扬。

“五鬼搬运阵,成。”

五鬼搬运阵乃是灵阵,唯一的作用就是搬运灵力,将四周的灵力吸纳过来。

当然这只是简易型粗糙形的五鬼搬运阵。

楚寻走进阵中,盘腿坐下,双手结印,脸上却露出惊喜之色。

这空山监狱建立在断魂山上,方圆百里荒无人烟,没有遭到污染,灵气比想象中还要浓郁。

真是意外之喜。


借机修炼!
时间紧迫,楚寻不敢耽搁,当下收敛心神开始修炼。

修炼一途: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渡劫,碎空。

万事开头难!

练气看似入门,其实最为重要。

有人将练气称之为涅槃,说白了就是利用灵气梳理全身筋脉,重塑骨骼,犹如重生。

练气和炼体同时进行,可事半功倍!

“该修炼何种功法呢?”

思考一会,楚寻还是决定用他上一世修炼的【青龙霸体诀】。这本炼体术乃是龙族不传之秘,楚寻也是机缘巧合下得到。

万事俱备,楚寻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立刻进入修炼状态。

“呼!”

楚寻的胸膛机具规律的微微起伏,鼻息间两道白气吞吐不休。仔细看,肌肤下好像隐藏着一条顽皮的小蛇顺着经脉游走。

骨骼“咔嚓”作响,楚寻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脸庞几近扭曲。将筋脉骨骼全部打断再重新塑造,这种痛苦一般人根本难以承受。

楚寻的牙齿咬得“咯吱”响,整个人抖如筛糠,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嘶吼,犹如受伤的野兽。

不知过了多久?

楚寻开始恢复平静,但鼻息间的两道白气吞吐更加疾速,肌肤开始散发出莹洁的光彩,脸上同时也散发着如玉般温润的光泽。

时间流逝!

灵气被五鬼搬运阵吸纳过来注入楚寻的身体中。

楚寻的身体忽暗忽明,犹如黑暗中闪烁的星辰,带着缥缈的气息。

他嘴角微扬,再次修炼可谓是轻车熟路,速度和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好。

成功踏入练气初期不说,【青龙霸体诀】也达到了一转的境界。

这得感谢他万年积累的修炼经验。

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有一滴祖龙血。

其实【青龙霸体决】也被称为【青龙九转诀】。九转刚好对应修仙者的九个阶层。若是配合祖龙血修炼,单是凭借肉身就可对抗同等级的修仙者。

楚寻豁然睁开眼,眼底金光流转,猛的击出一拳打在一旁的石墙上。整个小黑屋猛烈颤抖,墙上尖锐的石块被一拳打成齑粉。

还好,虽然现在青龙霸体诀才达到一转,但可承受五百公斤的冲击力,在地球上暂时也够用了。

咔嚓!

小黑屋的门打开,阳光照射进来。

“你可以出来了。”李管教在外面喊道。

楚寻缓缓走了出来。这时天色已暗,十个小时在修炼中眨眼间就过去了。

李管教有片刻恍惚,他总觉得楚寻跟进去时有些不一样。仔细看,楚寻依旧瘦骨嶙峋,弱不禁风,貌似没什么变化,可李管教心里就是有这种感觉。

回到4027牢房。

李管教留下一句再敢闹事集体进小黑屋后便离开了。

“小子,小黑屋的滋味如何?”

李管教走后,李虎摸着脖子上的勒痕阴笑着说道。

“挺好的。”

楚寻走到床前躺下,然后闭上眼睛。

所有人的眼神都凝聚在楚寻身上,眼底满是凶狠和杀机。

他们在等。

而楚寻也在等----等待深夜的来临。

夜晚降临,月上柳梢。

李虎等人相互打个手势,悄悄的朝床上的楚寻围拢过去。

就在这时,楚寻霍然睁开双眼,嘴角掀起冷冽的笑意。

“还没到深夜,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李虎等人被突然出声的楚寻吓了一跳。

楚寻坐起身,冷眼看着他们。

“你没睡?”李虎很惊讶,他没想到楚寻竟然醒着。

“我在等你们动手。”楚寻声音冰冷。

“你……”李虎脸色突变,楚寻是怎么知道他们今晚要动手?

“我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我当然知道,只不过知道的代价大了些而已。”想到上一世屈辱的死去,死在这些杂碎的乱拳之下,死的不明不白,心里的戾气止不住上涌。

虽然再世为人,但这件事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一天不拔掉,心魔就会一直跟随着他。

“谁让你们这么做的?”这是楚寻最想知道的,到底是谁要致自己于死地不可。

“下去问阎王吧。”李虎脾气暴躁,楚寻差点勒死他,就算不是外面的命令,他也没打算放过楚寻。

李虎练过武,入狱前是一个小型帮派的老大,别看帮派规模不大,但却是李虎一拳一脚打出来的。面对大腿还没他胳膊粗的楚寻,李虎压根没放在眼里。

李虎一个箭步冲上前,拳头带着劲风朝着楚寻的脑袋轰过去。

这一拳要是打实了,楚寻不死也残。

其他人看到李虎拳势猛烈骇人,纷纷后退,怕平白遭受池鱼之灾。

楚寻眼神冷冽,伸手一握,李虎刚猛的拳头竟被拦住定在半空。

李虎脸色猛变,他感觉这一拳不像砸在楚寻掌心,而是砸在钢板上,震得胳膊生疼,半个身子都麻痹了。

其他人看到楚寻只是抬起手便拦住李虎的拳头,不由得瞪大眼睛。

楚寻猛地一脚踹出。

李虎被楚寻一脚踹飞,重重在砸在墙壁上,剧烈的疼痛差点让他晕过去。

其他犯人惊得一哆嗦,没想到凶悍的李虎竟被楚寻一招解决。

楚寻再次动了,身如鬼魅,瞬间击出六拳。

“嘭嘭……”

其他六名犯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栽倒,昏死过去。

楚寻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虎。

“我问你答,隐瞒一句,我让你生不如死。”

李虎惊恐的猛点头。

“谁让你杀我的?”

“我……我不知道。”

看到楚寻脸色变了,李虎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地的挣扎着爬起来跪在楚寻面前,“我真的不知道,请你相信我。”

楚寻没有吭声,示意他继续说。

“我犯的是命案,死刑。可就在我进这间牢房的第二天,有人带话给我,说是可以保我性命。但我必须要按他们的命令行事。”

“他们的命令就是让你折磨我吧?”楚寻冷笑。

李虎身体一震,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小心的开口:“没错,他们让我日夜不停的折磨你,不叫你安稳渡过一天,但也不能要你命。开始我不相信,可我进来本该一礼拜后就枪毙的,但过了一个月还没动静,我这才相信他们。”

“他们只让你折磨我,可你为什么要杀我?”

“不是我,是他们,知道你明天刑满出狱,他们要我今晚杀了你。之后便会安排我们出狱。”李虎忙不迭地的说道。

“他们也接到过同样的命令吧?”楚寻指指昏死过去的其他犯人。

“是。”李虎点点头。“他们还说……”

“说什么?”

“他们说,如果我们没机会杀你,就把这个喂你吃下去。”李虎从床底摸出一个纸包。

楚寻接过来打开,一颗白色药丸,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眼底寒芒闪烁。

虽然不知道这药丸的名字,但楚寻知道这是一种针对神经的药。若是吃下去,神经会遭到极大的破坏,到时就算活下去,那也会精神错乱变成白痴。

到底是谁用这么阴毒的手段对付自己?楚寻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机。

精神错乱……白痴……楚寻目光闪烁。

之前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些人?此时心里已然有了主意。

楚寻猛地击出一拳,李虎哼也没哼一声就昏死过去。

冷眼看向昏死过去的其他人,楚寻走到一人跟前蹲下,手掌贴上他的太阳穴,一股真元渡了过去,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无一例外!

楚寻眼底不带任何感情。七天之后,潜伏的真元就会爆发,这些人都会变成白痴。

那个时候,他已经出狱。


(0)
标签: 李虎
© 2019 微信条 WeiXinTiao.com 聚合微信公众号文章免登录阅读导航平台  站长邮箱:colinwe@foxmail.com  
本站内容来自搜索引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权益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Sitemap    淘宝历史价格 淘宝刷流量 免费刷流量